月经贫困引热议!留守女童很难买到合适的卫生巾


作者 | 南风窗记者 张旦珺

2019年1月18日,一位叫做黄艺诗的人,在福建泉州市洛江区罗溪镇通过代办机构,注册了一个商标——“涵同学”。商品项目主要是卫生巾。

“涵同学”没有属于自己的生产线,黄艺诗都是委托同在洛江区的泉州市的创利卫生用品有限公司,为其进行代加工以及包装贴牌。

泉州,则是中国最大的卫生巾相关企业恒安集团所在地。这里产业集群,“一条街上都有好几家卫生巾厂家”。这里生产一个贴牌的卫生巾不难,价格也很低。

比如,一片245mm的“涵同学”棉面卫生巾,成本仅为0.1元。到了售卖环节,100片“涵同学”日用卫生巾,标价21.99元。

在淘宝上售卖的“涵同学”卫生巾

尽管“涵同学”的售卖单价比成本单价翻了两倍多,但对大多数女性来说,它的价格简直低到离谱。毕竟,一般情况下,货架上一包10片的日用卫生巾,就需要花上20多元。

8月25日,这款“极具性价比”的“涵同学”卫生巾冲上了微博热搜。在无数质疑其质量的声音下,一些曾买过这款低价散装卫生巾的消费者留言称“我有难处”“生活有难处”。

一个隐蔽而庞大的低价卫生巾市场,由此揭开。

1

十大品牌之外的60%

在目前的媒体与公众讨论中,有两类卫生巾被混作一谈。

一类是没有产品生产信息的散装卫生巾。

无包装的散装卫生巾

另一类是封装不精致、但外包有产品信息的小品牌卫生巾,更多时候,它们被叫做杂牌卫生巾。

二者的共同点是——比起商场中的知名卫生巾品牌,价格低上许多。

以广州华润万家的货架为例,七度空间纯棉超薄日用10片的售价为8.9元,乐而雅超丝薄日用护翼30片售价为27.9元,自由点日用绵柔卫生巾8片的售价为11.99元。

超市货架上的日用卫生巾单片价格约在0.9元至1.5元左右,而淘宝上的低价卫生巾单价大约在0.3元以下。

根据几位淘宝商家的说法,没有生产信息的卫生巾货源包括工厂的尾单,也可能来自商场、超市退回来的品牌卫生巾破损件。有外包装和生产信息的卫生巾可能属于“厂家直销”,或者像“涵同学”那样,由厂家生产贴牌之后进行售卖。

代工贴牌(OEM)是日化产品行业中一种常见的生产方式,只要在网上搜索“卫生巾OEM”,相关的广告信息随处可见。

泉州一家妇幼卫生用品厂家的工作人员表示,只要委托方提供商标或者营业执照,工厂就可以提供贴牌加工服务。

他以工厂旗下品牌“少女空间”举例,质量相似的日用卫生巾,每包贴牌报价为2.17元,其中包括10片裸片费用1.8元,包装袋0.15元,手工费0.12元,纸箱费0.1元。

在包装上模仿“七度空间”的“少女空间”卫生巾

普通日用卫生巾的包装规格在一包5片至10片之间,而涵同学卫生巾可以达到100片一包。一位业内人士透露,单包片数过多实际上会增加包装封闭性的管控难度,导致卫生风险增大,但可以分摊更低的包装材料成本与人工成本。

“涵同学”卫生巾走的是薄利多销路线,在国内,类似的低价卫生巾品牌还有很多。它们在大型商场或主流电商的卫生巾搜索主页中难见踪影,市场份额总和却不容小觑。

目前国内的卫生巾覆盖率已达到96.5%,与发达国家持平,但与日本、美国等国家相比,卫生巾行业集中度较低。根据欧瑞国际数据库,在美国,前五大卫生巾品牌的市场占比(CR5)为72%,这一数据在日本为97%,仅尤妮佳旗下的“苏菲”一个品牌在市场中就占到了50%。

数据来源:中泰证券研究所

中泰证券研究所的一份研报显示,2018年国内市场占有率前十的卫生巾品牌分别为:七度空间、苏菲、护舒宝、ABC、高丝洁、乐而雅、洁婷、自由点、洁伶、好舒爽、安尔乐。这十大品牌的市场占有率(CR10)为40%。

这意味着,在这十大知名常用卫生巾品牌之外的市场,还有60%。

2

低价卫生巾流向哪里?

在前40%的卫生巾市场中,就有不少面向中低端市场的品牌。洁婷市场部总监助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,洁婷最便宜的卫生巾售价可以达到0.3元一片,这部分产品的份额大约有15%。

尽管缺乏确凿的数据,但目前的种种迹象表明,国内余下60%的卫生巾市场里,相对低价的卫生巾占领的可能不只是半壁江山。

泉州一家卫生巾企业对南风窗记者表示,公司生产的“倍美健”品牌卫生巾批发价为0.23元每片,前来购买的代理商“全国各地大大小小都有”,不过卖的最好的城市是浙江义乌。

由于电商对线下零售的冲击较大,厂家负责人说,“一个城市的代理商拿五六万的货算不错。”

近几年来,低价卫生巾的需求从线下转移到了线上,四川某三线城市的一位日化用品批发商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低价卫生巾一直都很有市场,无论是以前的杂牌卫生巾还是现在的散装卫生巾,销量都很可观。

低价卫生巾在三线城市、农村地区更受青睐。随着散装卫生巾的热议,一个下沉的中国卫生巾市场被逐渐揭露。

曾有乡村女教师向公益志愿者反馈,留守女童很难买到合适的卫生巾,小卖部货架上的商品通常有着与大品牌无二的包装,使用体验却相当恶劣

“今年夏天去乡下耍,突来月事,就在本地百货店,卖的都是不知名的杂牌,但是外包装上都印有通过国家卫生标准,价格便宜到2毛,甚至1毛每片。我想买个安尔乐大众品牌,店主好心提醒,这个贵没人买,所以快过期了。

这是一位网友在论坛“风闻社区”中的发言,虽然帖子当中没有明确具体的地理位置,但也让人更多人得以窥见乡村卫生巾的买卖图景。

小品牌卫生巾以低价流向人均收入更低的地区,这听起来非常合理,只是实际情况可能并不完全如此。

98年出生的杜晴,在湖南一个县城长大,儿时父母在深圳务工,她与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。初一第一次来月经后,因为不好意思向长辈专门要钱买卫生巾,她总是揣着每周固定的生活费,“挑着超市里最便宜买”。

杜晴买的是“两个字或者三个字的杂牌”,包装上具体的名称她记不清了。不过,比起当时电视广告上常见的品牌卫生巾,它们并没有便宜许多,普通的日用型8块钱一包,一包十片。

广东一家卫生巾企业的销售部经理表示,同样的卫生巾在农村中的售价往往比城市更高。一般来说,卫生巾的市场价是出厂价的3到5倍,这其中除去人工、物流成本之外,还有中间经销商的层层加价。而越是偏远的地区,经销商运营成本越高,售价也随之增高。

3

能用与好用

低价并不代表卫生巾质量不合规。

2017年,中国质检总局官网曾公布过一次卫生巾质量抽查结果,在抽检的60个品牌中,除了护舒宝和ABC之外,都是知名度较低、售价也相对较低的卫生巾品牌,其中包括了“涵同学”代工厂泉州创利卫生用品公司旗下的“安期”。

2017年中国质检总局官网公布的卫生巾质量抽查结果,其中“安期”卫生巾每片售价为0.345元

在那次抽查中,有两家产品被检出细菌菌落总数、真菌菌落总数项目不合格,一家被检出渗入量项目不合格,产品不合格率为5%。

可以说,低价卫生巾市场存在着鱼龙混杂的情况。

根据南风窗记者观察,一般常规包装规格的小品牌卫生巾都会在包装上标明卫生标准号“GB15979”、执行标准“GB/T 8939”和产品生产日期,这符合国家卫建委发布的《一次性使用卫生用品卫生标准》的规定。

不过,当南风窗记者询问“涵同学”卫生巾包装上是否有卫生标准号时,代工厂的工作人员反问道:“卫生标准号是什么?”

从商品评论来看,“涵同学”卫生巾能够满足基本的使用需求,在价格的基础上,大部分买家都比较满意。但也有人指出卫生巾棉质不好、包装有开口等问题。

“涵同学”卫生巾的买家评价

对于卫生巾来说,“能用”与“好用”相差很大。

杜晴回忆,她最早使用的杂牌卫生巾网面粗糙,也没有细致的花纹,用上更好的卫生巾后,她明显感觉它们要更加松软。

而相比于小品牌卫生巾,没有生产信息的散装卫生巾更缺乏质量保障。自媒体“橙雨伞”曾对单价2毛的散装卫生巾进行了测评,发现它的材质介于纸与无纺布之间,液体吸收能力差,在拆解过程中,明显释放出大量粉尘。当测评者将散装卫生巾打湿置于大腿内侧十几分钟后,皮肤出现了一些隐约的红疹。

重庆百亚卫生用品股份有限公司的招股书曾透露,一片“自由点”卫生巾成本约为4毛。卫生巾的制造成本低廉,小厂与主流品牌相比,材料成本可能相差无几。

不过前述卫生巾企业的销售经理表示,它们在品控上有